首页 > 培训

玉米收购的担子谁来扛:多元主体积极入市

  上图 一辆售粮车正驶入吉林天裕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院内。本报记者 刘 慧摄

    下图 东北玉米水分较大,加工企业收购潮粮后,进行烘干储存。图为吉林天裕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的烘干塔旁边堆放着需要烘干的玉米。 本报记者 刘 慧摄

    阅读提示

    今年是玉米收储制度市场化改革第一年,玉米临储取消后,谁来承担玉米收购的重任,存在什么样的困难,是否会发生大范围“卖粮难”?就此,记者深入黑龙江、吉林等玉米主产区进行了调研。

    有人收粮:多元主体积极入市

    在中粮生化能源肇东有限公司门前,一辆辆运粮车在凛冽寒风中排起长龙。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石小梅说,企业主要生产燃料酒精、食用酒精、DDGS高蛋白饲料等产品,年加工能力120万吨。以前实行临储收购时,加工企业面临玉米价格高、生产经营成本高的问题,经营十分艰难。今年实施市场化收购以来,玉米价格下降了,生产成本也跟着降下来了,企业经营状况好转。去年收购玉米80万吨,今年预计收购110万吨至120万吨。

    黑龙江今年玉米产量预计达到1000亿斤,除了农民自用200亿斤,还有800亿斤玉米需要市场化收购,收购压力巨大。黑龙江省粮食局局长朱玉文表示,引导多元主体入市收购,确保有人收粮,是防止出现“卖粮难”的重要举措。目前黑龙江玉米收购主要以加工企业和贸易企业收购为主。

    与一些深加工企业收购玉米的热闹景象相比,中储粮的一些粮库稍显冷清。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副总经理张秀明说,中储粮不再收购临储玉米,不过,为了解决农民“卖粮难”,稳定市场价格预期,通过中央储备粮轮入进行收购,收购价格按照国家粮食局对黑龙江地区监测的玉米收购价格的平均价,干玉米价格为每斤0.7元。中储粮榆树市直属库党委书记王强说,粮库除了收购中央储备粮轮入玉米外,还利用已有的设备、场地以及铁路专用线为中粮贸易和南方一些贸易商提供代烘代收代发服务。

    而中粮、中航等国有粮食企业转向贸易粮收购。据了解,中粮贸易公司今年计划在黑龙江收购400万吨玉米,还要为中储粮广东公司收购21.8万吨储备粮。中航国际粮油贸易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利用库点、资金和渠道优势,结合黑龙江企业的实际情况和用粮企业的实际需要,以各种方式灵活开展经营:边收购边销售,把收购的玉米陆续运到销区;为农民提供代烘代收代储服务;为深加工企业和饲料企业提供代烘代收代储服务。

    在黑龙江宾县粮食局副局长邹本伟看来,随着多元市场主体的积极入市,宾县基本不存在“卖粮难”问题。宾县今年玉米产量110万吨,商品量80万吨。辖区内大成、大北农等玉米深加工企业加工能力达到35万吨,中储粮宾县直属库收购轮换粮12万吨,全县240多家民营粮食收购企业预计收购转化贸易粮30万吨,地方粮库市场化收购10万吨至15万吨。

    有仓装粮:加工企业就地转化

    随着玉米价格的下降、玉米加工补贴力度的加大,玉米深加工企业逐渐扭亏为盈,成为玉米收购中非常活跃的一支力量。

    对于黑龙江隆信锐意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彦辉来说,市场化收购绝对是一个利好消息。该公司从事蒸汽片玉米生产,为伊利、蒙牛等国内大型奶制品加工企业的牧场提供蛋白饲料和能量饲料。“以前实行临储收购时,企业只有一条生产线,产量低,产品单价高,盈利能力弱。”何彦辉说,今年公司又上马一条生产线,产能增加60%以上,盈利能力翻了一倍以上。目前年加工能力达到15万吨,预计收购加工玉米15万吨。

    现在,玉米加工企业的日子好过多了。但是由于产成品价格走低,企业只能维持盈亏平衡,入市收购较为谨慎。为了支持深加工企业多收购、多加工、多建库存,引导企业就地加工转化,东北三省一区纷纷出台玉米加工补贴政策。黑龙江玉米加工补贴为每吨300元,吉林和内蒙古补贴200元,辽宁补贴100元。加工企业为了充分享有补贴政策红利,日夜不停、开足马力生产。黑龙江预计可加工转化玉米220亿斤,吉林预计从今年11月到明年6月末深加工可消化玉米140亿斤左右。

    玉米深加工能力的提高,可以有效缓解“卖粮难”问题。绥化市是黑龙江省玉米深加工能力最强的地级市,今年绥化市玉米产量预计为940万吨左右、预计商品量800万吨以上,深加工能力400万吨,相当于全省加工能力的三分之一以上。中粮生化肇东公司、肇东成福玉米公司、青冈龙凤玉米公司、绥化昊天玉米公司等玉米深加工企业,预计本收购期可收购250万吨,占绥化市玉米商品量的31.2%。吉林榆树市是全国第一产粮大县,今年预计玉米产量300万吨,商品量220万吨,中粮生化、吉粮天裕、正大饲料、通威饲料四家企业年可转化玉米174万吨。

    然而,仓容不足是制约加工企业收购玉米的一个因素。黑龙江成福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玉米深加工为主的大型民营企业,年玉米加工能力达70多万吨,今年计划收购70多万吨玉米,截至12月8日,已经收购7.4万吨玉米。公司负责人王亚芝告诉记者,除了现收现加工外,公司还需要储存一部分玉米。现有仓容5万吨,露天储存7万多吨,还需要租赁或者委托国有粮库代收代储27万吨。

    有钱收粮:资金难题如何解决

    收购粮食占用资金大,像中粮、中纺、中航和黑龙江象屿集团这样的国有粮食企业,收购资金相对充足。但是,对于众多中小企业来说,资金短缺仍然是制约收购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前玉米价格基本见底,预计后期玉米价格会反弹,希望在玉米价格处于底部时要尽可能多收玉米,确保明年全年加工有充足的粮源,企业成本可控。”何彦辉认为,目前还面临收购资金不足的问题,已经获得的中行贷款1200万元,只能收购1万吨左右,大部分资金还得自筹。

    吉林榆树市天赐金农业开发公司总经理张国同样面临收购资金不足的问题。由于银行贷款门槛高,收购资金主要靠自己解决,他以公司产权作抵押在村镇银行贷款400多万元,大部分资金是东挪西借来的。

    有钱收粮,才能保障玉米收购顺畅进行。据了解,黑龙江为了保障企业有钱收粮,分类落实各类市场主体收购资金需求,统筹协调落实了在地央企等大型粮食企业集团、玉米加工企业、地方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和其他多元主体等各类收购主体收购资金;建立黑龙江省玉米收购贷款信用保证基金,规模暂定10亿元,省级财政出资20%,由地方国有粮食购销企业、玉米深加工企业筹集80%,视实际资金需求可同比例追加规模。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副行长李文武说,该行主动与中粮、中航、中纺等大型央企以及象屿等地方粮食企业对接,联合地方粮食局对地方粮食企业进行专项调查,对接的收购企业186个,及时审核收购贷款资金,预计稻谷需要投放600亿元,玉米400亿元,截至11月21日,玉米投放贷款3.5亿元。

    吉林省积极引导金融和社会资金投入,解决“有钱收粮”问题。吉林省粮食局副局长杨光说,针对贸易企业信用等级低、抵押担保不足问题,建立玉米收购贷款风险共担机制。首先,设立玉米收购风险补偿基金。省财政出资5亿元,贷款企业出资3亿元,形成风险补偿基金8亿元的规模。初步测算,按照商业银行放大8至10倍、农发行放大15至20倍,8亿元基金可解决贷款80亿至100亿元,可以满足春节前玉米收购需要。其次,组建粮食收购信贷担保公司。拟注册资本金28亿元,财政风险补偿基金转作担保公司注册资本金,力争春节后正式运营,解决企业长远经营的收购贷款问题。

    有车运粮:运输瓶颈亟待破解

    在市场化机制下,确保“有人买粮”是做好东北地区玉米销售工作的重中之重。

    东北地区玉米供大于求,今年新上市玉米除了满足本区域需求外,大部分玉米需要远销南方主销区。今年黑龙江玉米产量预计1000亿斤,商品量800亿斤,除了省内加工企业用粮220亿斤,还有580亿斤需要运往省外。吉林省玉米产量预计600亿斤,商品量570亿斤,除了省内收储、深加工、过腹转化300亿斤,加上省外常态流入50亿斤,预计有320亿斤左右需销往省外。

    随着东北地区玉米价格下降,以前制约北粮南运的价格倒挂问题已不存在。目前,黑龙江玉米价格为每吨1400元,广东港口价格为每吨1800多元,产销区玉米价格回归合理价差,为销区企业到东北购粮、东北地区贸易企业经营创造了良好环境。

    从市场需求来看,东北玉米市场空间广阔。国家有关部门从2016年10月至2017年5月期间暂停政策性玉米销售,为东北新玉米腾出市场空间。华北地区玉米受阴雨天气影响,质量有所下降,南方销区企业对东北玉米需求巨大。但是,受到运力不足、运输成本上涨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东北玉米南下严重受阻。

    “现在东北玉米不缺市场,缺的是运力。”黑龙江象屿农业物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穆田学说,现在,企业有收购能力,有烘干能力,有铁路运输专线匹配,就是运不出去。截至11月20日,象屿公司收购124.5万吨,只运出去23万多吨。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南方饲料企业普遍没有库存,原粮严重短缺,如果东北玉米不能及时有效运到销区,进口高粱等替代品可能会挤占东北玉米市场。“希望有关部门解决东北地区运力不足的问题,或增加东北运粮车皮,或出台东北粮食运输补贴政策,或者开辟北粮南运绿色通道。”

    运力不足已经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经营。中粮贸易黑龙江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张碧说,公司因为粮食运不出去无法及时兑现合同,现在不敢贸然与南方企业签订采购合同,而是等玉米运到南方港口以后,再与用粮企业现签合同。吉林天浴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贾景林说,现在公司生产的酒精和饲料运不出去,企业不得不减产,燃料煤运不进来,还会影响粮食烘干。

    粮食外运难让黑龙江粮食局局长朱玉文寝食难安。“黑龙江粮食外运,主要以铁路运输为主、公路运输为辅。但是铁路运力有限,公路运输成本上升。收购的玉米不能及时运出去,不仅占用企业资金,增加经营成本,而且影响企业采购玉米的积极性,直接影响东北玉米的顺畅外销,最终影响到玉米收储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朱玉文说。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