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培训

本土球员身价动辄千万 媒体:青训将成香饽饽?

  2日,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宣布,日本J联赛豪门川崎前锋前主帅高畠勉(“畠”音田)加盟河北华夏幸福,担任青训总教练。此外,青训助教、体能教练和守门员教练全部由日籍教练出任。

  用日本顶级足球联赛的主教练来主管青训,有球迷感叹“是不是大才小用了”?不过,看看现在,新赛季尚未开打,在“5年80亿”的助推下,国内优秀球员身价水涨船高,尤其是93/94年国奥年龄段的优秀球员资源稀缺,动辄就是千万身价……一向被视为投入高、见效慢的青训,似乎成了中国职业足球的新经济增长点。

  师法日本

  借鉴杭州绿城经验?

  就在同一天,河北省足协将27名99/00年龄段优秀球员输送到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作为俱乐部梯队力量,被称为“中甲恒大”的河北华夏幸福,已经开始打造青训体系。

  聘请日籍主教练,把日本足球理念融入青少年培养中,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杭州绿城。在出征里约奥运预选赛的中国国奥队23人大名单中,若按青训排名,出身于山东鲁能青训的共有6人入选,紧随其后的是中超战绩不佳的杭州绿城,其青训系统有5人入选,能与国内领先的山东鲁能青训系统平分秋色,都要归功于前主帅冈田武史为绿城打造的日本式青训体系。

  据绿城青训教练介绍,“和国内传统的训练思维不同,日本教练不会直接告诉球员这球该往哪里传,而是让球员主动思考哪个传球路线是最佳的。”

  青训现状

  不能只依靠梯队建设

  根据统计,中超各俱乐部对梯队的投入呈现两极化,只有9%的俱乐部青训投入超过1000万,69%的俱乐部青训投入达不到准入标准的400万元。

  目前,在中超、中甲和中乙的49家俱乐部中,只有山东鲁能、杭州绿城、上海上港、广州恒大和广州富力拥有符合标准的4级梯队。

  光靠各支球队自己搞青训,对于整个中国足球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只有在国家层面建立完善的青少年足球培养体系,才是建设足球强国的唯一途径。

  去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决定从体育彩票公益金中拨出5600万用于中国青少年足球后备人才的培养。中国足球协会将利用该资金在成都、武汉、广州、大连和青岛5个足球试点城市设立国家级青少年足球训练中心,并在北京、天津等20个省市建立省级青训中心。

  中国足协近年来也加大了校园足球的推广力度,布局了大量国家级校园足球城市。

  政策助推

  让家长放心送孩子踢球

  对于青少年球员的家长来说,2015年无疑有很多好消息。

  根据测算,过去一名球员从6-8岁开始学球到18岁进入预备队开始有工资,这个期间需要花费一个家庭50万元。

  2015年12月,中国足协放开了职业球员最低年龄的门槛,16岁的球员就可以在附带条件下签订职业合同。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免去了至少2年的经济负担。而未满18岁,不得签订3年以上合同的规定,也让年轻球员拥有了在成年后选择未来道路的权利。

  据报道,2014年底,在中国足协备案的青少年各年龄段球员37490人,而在2015年12月召开的中国足协大会上,大学生体育联合会、中学生足球协会正式成为中国足协的会员,国内从事足球运动的大学生、中学生都将成为中国足协的注册球员,可以预期,青少年球员将呈现几何式增长,今后优秀球员身价只会越来越高。

  本报记者 汤皓

  ■他山之石

  张外龙谈韩国青训:

  学习不好,成不了职业球员

  就算打通了校园足球到职业足球的晋级之路,家长仍然会担心孩子未来的出路。韩国体育以“体教结合”著称,谈起韩国足球的青训,执教力帆的韩国籍教练张外龙最有发言权。

  张外龙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在韩国,刚刚踢球的小孩会有入门的教练来带,选材时会按照能力,把球员分成几个等级,用不同的教练来带。”

  张外龙表示,在韩国没有什么专门的足球学校。韩国足协规定,职业联赛的俱乐部必须有自己的青少年球队,必须在小学、中学等各个级别的业余联赛中资助一支球队,并且为这些学校提供教练服务,所以小球员就是在普通的小学和中学读文化课,放学之后接受职业足球教练的训练。

  韩国每个单项协会和学校建立合作关系,保证了体育后备人才的培养层层递进,韩国足球K联赛的运动员几乎都是大学毕业生,青少年运动员的培养也主要依靠中学和大学的足球队。

  张外龙说,韩国的足球运动员没有从小只知道踢球的,必须与文化课同步学习,甚至如果学习不好,就无法成为职业球员。

  本报记者 何艳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