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四特酒——文化的精神寄托

中国白酒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具有四大发明的影响深远,更在于提供国粹般的精神满足。换言之,中国白酒满足的不仅仅是口腹之欲,还可以关照出人性的丰富多彩,激发出别样的诗情画意。

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里说,“酒”为一个转音字,转自“迁就”的“就”,“酒者,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也。”某种意义上说,白酒是一面关照人性的镜子。生活中常以酒会友,以酒视人、观性,君子与小人于酒中见分晓。更值得提倡的是,白酒作为灵感与情感的催化剂升华情感与激发才情。似乎酒是天生富于诗情画意的,自古中国白酒与中华大地烂漫飞扬的民族气质相得益彰。这一点从四特酒与各代名人雅士的结缘中可见一斑。

晋代时,一代“酒圣”陶渊明,归隐居于樟树附近的南山脚下时,在四特美酒的催化下写了大量与酒相关的诗篇,成为诗酒第一人。陶渊明豪气勃发、不拘世俗的真性情流露为当时四特酒注入了鲜明的精神个性,以致对诗酒盛行的唐朝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唐宋时期,著名诗人白居易就任江州司马期间,尤其醉心于四特酒。元和十二年白居易写下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脍炙人口的佳句。其对“清江土烧”(樟树原名清江)的盛赞让四特酒声名远播,吸引着四方志士纷至沓来,流连畅饮。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到江西抚州任江南西路平茶盐公事期间,豪饮了“四特土烧”后留下了“名酒来清江,嫩色如新鹅”的千古咏叹。此名句为源远流长的四特酒文化增添了一页精彩的篇章。 

发展到当代,四特酒依然得到了包括绘画、书法、相声、影视等各界大咖的垂青,其中不少名人不吝墨宝或题字或作画,给四特酒带来了宝贵文化财富。其中,一代伟人盛赞四特酒“清香醇纯,回味无穷”更是成为世纪美谈。

辗转千年,中国白酒不断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绵延久长。虽如此,在白酒文化面临断层的今天,中国酒业当携手共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纵然古今变换,时空流转,“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