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气候变化我们可以做什么?2018“Hi,气候”公益峰会给出对策

2017年,北京市的PM2.5指数平均值达到58,被认为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与此同时,国内媒体对相关环境问题进行大量报道,引起公众的关注和讨论。2018年1月16日下午,轻度污染的天空呈现出蒙蒙的“雾霾蓝”。“雾霾蓝”,2017大火年的流行色。“雾霾蓝”的流行也意味着气候变化已经在深入影响每个人的生活。气候变化与每一个人的生活紧密相关,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已经做了哪些?我们可以做什么?南方周末联合墨迹天气,阿拉善SEE公益机构、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支持举办“Hi,气候”公益峰会,来自政府、公益机构、学术界、媒体和企业的嘉宾齐聚北京798艺术园区悦·美术馆,共同探讨如何应对气候变化。

 

合力参与环保,聚焦气候变化

作为环保中坚力量,NGO所能做的,除了捐款,还有什么?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艾路明提出,要让环保举措成为增加农民收益的活动,刺激农民自发进行环保活动。以阿拉善盟种植梭梭树防风固沙为例,种植梭梭树的同时,在树根处嫁接肉苁蓉,阿拉善会收购这些肉苁蓉。这是一种既能够跟环境更友好,又能够帮助当地农民提高收入的一种途径,已经在青藏高原三江源和云南原始森林的保护中推广使用。“和自然是融合在一起的,通过融合,通过环境的敬畏,才能够使得当地得到最好的保护。”

同时,艾路明介绍说“作为以企业家为主体的NGO,阿拉善提出的“绿色供应链”也为企业环保提出了新的思路。企业要求原材料的供货厂家必须达到环保标准,列入采购白名单,才能被优先采购,以推动生产商进行绿色生产。生产商通过废物利用,产生经济收益,以弥补前期的环保成本,甚至实现盈利。如此,形成一个产业的绿色供应链条,推动工厂的绿色生产进程。”

 

“中国媒体有一个趋势,就是NGO化。”南方周末常务副总经理、研究院秘书长孟登科认为,媒体不仅仅是报道者和传播者,同时也可以是活动的发起者和行动者。国外媒体可能做到公共性报道就完成了应尽的职责,但在中国,社会往往希望媒体更进一步,提出问题之余,也应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2009年《南方周末》创办绿色版,成为全国第一家以“绿色”为报道领域的社会化媒体,9年来从未缺席本领域的重大事件。在报道这一本职工作之余,《南方周末》也作出了超出报道本身的努力。2010年起,为提升环境报道记者的专业性,《南方周末》开办了8届环境传媒奖学金班。在中国市场化媒体里,公众已经接触到大部分撰写关于环境和绿色领域的深度报道的记者,90%以上是接受过这个奖学金班培训的。

2016年,全球大部分的国家同意了《巴黎协定》,共同面对前所未有的全球的危机:气候变化。各国达成了共识,2050年左右,要把全球平均的温度相对于工业革命之前的平均温度增加,控制在2℃之内,尽量靠近1.5℃。0.5℃的差距,影响是海平面减少上升10cm,全球小麦和玉米产量相差一倍。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卢思骋表示,2050年左右,全球要达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这意味着停止燃烧化石能源。这一艰巨的任务,需要各方协作完成。

 

 

企业家联合会里最早参与环境治理的企业家大部分是实业企业家,而高速发展的互联网企业,其社会责任往往没有融入关于自然环境的主题。墨迹天气创始人兼CEO金犁认为,除了政府、公众、公益组织,还需要一个军师一样的角色,帮公众更好地重视环境、了解环境、适应气侯。比如美国就有三百家类似的公司,提供气象保障服务,指导人们生活出行,帮助规划生产、物流线路、控制企业成本,进行海运、航运指导,降低原材料与能源消耗。

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最先进技术,针对用户上传的实景图片、用户反馈信息进一步优化整体预报,墨迹天气可提供定制化气象产品和服务。根据德尔菲定律,企业在气象信息上每投资1元钱就可以得到98元的经济回报,而更重要的是社会价值。“我们无法控制天气,但是我们可以改善自己的行为,来为环境减负,通过科学技术降低天气变化对我们的影响。”金犁说。

北京气候中心主任房小怡、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联合发起人王彬彬、海绵城市专家任希岩、墨迹天气创始人兼CEO金犁与南方周末环保资深记者汪韬就“海绵城市,让城市学会吸水”,“空气污染最受关注关注源于国泰民安”,“通风廊道,让城市学会呼吸”等议题展开了具有针对性的讨论。政府在专家学者的指导下进行城市规划,如利用热力学原理,增加城市中的通风走廊,让城市更好地“呼吸”,增加居民舒适度;加强城市排水建设,打造“海绵城市”,减少城市内涝等。

 

“为什么SEE会通过产业链的形式来解决环境的变化问题呢?恰恰是因为整个气候是因为在自然中不断循环过程中,形成了一个链条,如果我们切断了其中链条中的一环,必然导致整个气候的循环会发生破坏。”阿拉善SEE第五届会长任志强介绍说,当阿拉善SEE发动了几百名企业家组织起来一个房地产商的采购集团的时候,就会对钢厂提出要求,对水泥厂提出要求,对玻璃厂提出要求,对各种原料生产商提出要求,如果供应商不能达到环保的要求,将不能进入绿色采购白名单,房地产企业就拒绝采购其产品。用需求方的办法迫使生产方必须做到环境保护。当供应商充分对环境给予保护的时候,其产品才能被市场认可和投入使用。

任志强提出“如果人类不能在今天努力去改变环境或减少对环境的破坏,未来发展过程中,气候会成为报复人类重要的工具,而人类是无法和大自然进行抗衡。因此我们要尊重自然规律保护自然,让自然永久为人类生存提供更好的服务。”

 

应对气候变化,青年在行动

卢之遥是阿拉善SEE绿色供应链与气候项目负责人,她也是第三批被“家园归航”项目选往南极的中国青年女学者之一。这个项目由澳洲南极办女性科学家和女性领导人共同创办,预计10年间在全球招募1000位有科学背景的女性去南极,她们把南极叫做自己的家园,南极呼唤自己的女儿回到那个地方看南极发生了什么变化。项目用一年时间进行领导力培训,目的是通过培养这些女性更高的影响力、更深的影响力,在气侯变化、各种环境政策上有更多的贡献。

而另一位青年,来自台湾艺术大学视觉设计系的洪亦辰,通过100支污水冰棒引起人们对于水污染的关注。谈到为什么将污水做成“冰棒”,洪亦辰表示,水和冰棒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冰棒展示在墙上,可以看很清楚地看到内容物。很多冰品喜欢把好看和好吃这件事划上等号,她和同学们把“好看好吃”的元素吸引大家注意;近看能清晰地感受到污水的状态,可以因此产生冲击感和反思,进而关注生活中的水资源污染问题。虽然在学设计,学到的不只有设计,还有生活。洪亦辰的团队成员开始改变了一些生活习惯,开始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等等,甚至改用不锈钢吸管。她们知道,污水冰棒是因为网络而火的,也希望它们被更多人看到。“我们的东西虽然不能直接改变水资源状态,但是可以改变一个人思维,通过每个人思维再改变生活,让生活品质越来越好。”洪亦辰说。

“我没有权利要求你不这么做,我从自身开始。我不是科学家,我不知道哪个答案才是真实的,我无法特别客观看待宇宙和地球,但我能非常清晰看待自己,如果我对我所面临世界怀有敬畏,如何对除我以外众生表达尊重和保持尊重这是我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这是知名影星吴秀波对自己的环保行动的描述。作为演员的吴秀波,长期以来投身于环保事业中。“无知”“敬畏”,这样两个与他的光环完全不符的词汇,是他对自己环保理念的描述中,最多的两个词。

2017年7月,知名影星蒋梦婕因为坐地铁回家,引起网友关注。“不乱丢垃圾,不随地吐痰,不乱扔烟头”,蒋梦婕认为,环保可以是生活中很小的事,每个人都做得到。她从中学起,就和同学们一起捡塑料瓶,装起来卖掉做班费。这样的习惯延续到现在,至今去故宫玩,她还会和朋友一起捡起乱丢的塑料瓶装好。这个爱坐地铁的女孩,坦言自己不爱坐保姆车,更偏爱低碳的出行方式,2018年也会继续坐地铁出行。比起开大排量的汽车,蒋梦婕微笑着表示,和心爱的男孩“一起骑共享单车才是更浪漫的事”。

 

下午17时,阿拉善SEE公益机构联合南方周末、墨迹天气正式启动“2018Hi,气候峰会战略合作暨公益行动”。气候变化是全民议题、全球议题,需要政府、环保公益组织、企业、媒体和公众合力应对。关注而不是漠视,行动而不是旁观,各方将就应对大气污染、全球气候变化等环境生态议题中社会公众的参与开展深度探索、实践与传播。战略合作将着力“绿色行动倡导”,包括但不限于公众绿色行为指南、企业绿色转型倡议、环保公益机构绿色监督、媒体绿色倡导等主层面,未来将在更多层面与平台推动气候变化议题在公众参与、社会舆论和政策倡导上的影响力与行动力。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