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中国科考船“大洋一号”西南印度洋上的跨年夜

  中新网“大洋一号”1月2日电 (记者 董冠洋)没有满街霓虹,没有漫天焰火,甚至没有跨年晚会和通讯信号,2015年12月31日西南印度洋静谧的夜幕下,中国科考船“大洋一号”在歌声与欢笑中作别2015年最后一抹晚霞,迎接2016年到来。

  陆地上,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海上航行的船舶却没有休息的权利。自2015年12月12日在青岛港起航,“大洋一号”已经漂洋过海5560多海里。为确保船舶动力、航向,调试科考设备,船员和科考队员们都在24小时轮班倒、连轴转。因此,略显枯燥的常规节奏中,每个特殊时点就是一股新鲜动力。

  “出海前我专门把点唱机寄回厂家进行了升级”,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何拥华不仅是大洋科考第39航次的地球物理组组长,更是科考期间的“网络大总管”,上至船舶GPS信号维修,下至局域网小游戏攻略,对于热心的何老师都不在话下。为了给大家7个月的海上旅程增添趣味,何老师也早早准备好了卡拉OK点唱机。

  31日晚上7点,大洋一号船3层的餐厅传出了热闹的音乐声。两小时的时间,“老大洋”政委张宝明、水手长陈守海,和第一次上船的“新大洋”科考队员厉轲、岳羲和等20多名选手一一演唱。平日里各司其职、安静有序的船舱也热络起来,充满欢声笑语。

  “新的一年,祝每一个人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家庭幸福!”年轻的船长徐巍巍对大家新年寄语,特别是说到“家庭幸福”时,整个船舱的空气中似乎都流淌着温情。

  “今天和家里联系了吗?”“我一般出海都不大联系了,想起来就打电话说一声,想不起来就不打啦。”提前结束聚会上驾驶甲板值班的三副李仲勤和水手们也聊起节日永恒的话题——“家”。不过,对于这个1987年出生的大男孩,一颗青春的心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热情,对家的眷恋似乎还没有那么迫切。

  “你们都这样?年轻人都这样?电话也不打?”老船员李全和坐不住了,感叹年轻人尚不能体会父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牵挂。李师傅的儿子也常年在海警船上与大海为伴,一年到头,父子常常都在出海,过年也难得相聚。每逢佳节倍思亲,李师傅也默默感慨,“蛮想家里人的”。

  虽然身处距离北京一万公里的西南印度洋,“家”仍是大洋一号船上最常听到的一个词。除了每个人的小家,中国是大家魂牵梦萦的土地。即便是船舶航行、科考计划这样的公务,大家在谈到与国内机构的沟通时,也会不约而同地用到“家里”这个简单却胜过千言万语的词汇。

  即便是举船欢庆的跨年夜,船舶的航向和动力是不能闪失的。执行灯火管制的驾驶平台在暗夜中一片漆黑,只有电子海图等仪器屏幕发出的微光;船舶底部的机舱依然轰鸣,机工穿行在夹杂着浓烈油气味的热浪中,每半小时就要现场巡查一次。

  “一开始看了点节目就上来值班了”,“24小时轮班,总得有人值班”,无论春节、元旦,每个节日的晚间8点到12点,李仲勤都必须按时到岗。虽然会错过难得的欢乐时光,开朗憨厚的小伙子倒是甘之如饴,“要是在中国近海,过年的时候,同一海域的船还经常会通过对讲机相互问候祝福呢!”(完)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